您的位置: 阿里信息网 > 游戏

银行高管跳槽去了哪大批奔赴互联网金融业

发布时间:2019-09-13 19:22:42

银行高管跳槽去了哪:大批奔赴互联金融业

柏可林 摄

互联金融这两年发展非常快,未来前景被看好,于是一些银行高管被频频“挖角”。以微众银行、商银行为代表的络银行,以乐视、万达为代表的布局互联金融的大企业,以陆金所为代表的P2P企业,成为银行离职高管最青睐的三个方向。此外,金融

资产交易市场也成为银行离职高管的又一大“转身”去向。

9月末,林峰(化名)再一次收到单位发来的扣罚工资通知。作为一家股份制银行的?a href="" target=_blank中行谐ぃ?址逡蛭??诜中械囊槐蚀?钣馄冢?饲耙延辛礁鲈卤豢鄯9ぷ省!罢飧鲈掠忠蛭?獗蚀?畋豢酃ぷ剩?庖丫?橇??谌?鲈碌目劭盍耍?僬庋?氯ィ??松?埔惨?肟?恕!绷址逵行┳猿暗厮怠?/p

据了解,类似林峰的情形,在商业银行中已不鲜见。随着不良贷款持续上升,不少银行的不良贷款考核标准变得更加严厉,高管因不良贷款被扣罚工资在月度总结报告中更是司空见惯。据了解,一些银行在出现不良贷款后,管理人员可能会被要求离岗清收,甚至倒扣绩效收入

,进而离职。

“一方面银行捧着牌照吃利差的日子不复存在,经营压力比较大;另一方面整个宏观经济下滑,信用环境恶化,造成银行坏账较多。银行的工作确实越来越不好干了。”业内人士告诉,为了避免出现不良贷款被罚,一些银行业务人员已经不愿做新的贷款,或者被系统限定不可以再次申报新的贷款项目,这在一定程度上会造成恶性循环,员工因为害怕罚款不愿意做业务,一方面会导致银行本身盈利减少,另一方面也会降低员工自身的绩效与薪资,间接增大了员工离职的可能性。

银行业从“躺着赚钱的金饭碗”变成了一座“围城”,城外面的人想冲进去,城里面的人想要逃出来,这个结果似乎让人感到惊讶,仔细想一想却觉得在意料之中,以互联金融、民营银行为代表的新金融的崛起,让传统银行受到前所未有的冲击,另外,传统银行本身僵化的体制问题,也使其不能很快地转型,来进行积极应对。

高层离职引注目

近期,上市银行“董监高”(董事、监事和高级管理人员)辞任的消息在财经中频频“抢占头条”,由此引发激烈争论。根据上市公司公告进行统计,2015年以来截至9月底,已经有39位上市银行的“董监高”辞职,纷纷投身新金融。其中,华夏银行今年有包括副行长黄金老在内的7位高管离职,成为高管辞职最多的银行;中国银行今年也有前副行长、资深研究员王永利在内的5位高管辞职;此外,建行投资理财总监兼投行部总经理王贵亚、渤海银行行长赵世刚等纷纷离开传统银行业。

8月4日,华夏银行发布公告称,“黄金老因个人工作调动原因辞去本公司副行长职务”。公开资料显示,在华夏银行任职期间,黄金老分管国际业务、个人业务、小微业务、资产托管、电子银行等业务。据华夏银行总行方面透露,在黄金老先生任职期间,相关的业绩规模和客户数量实现了跨越式的发展,目前该职位尚未确定接任人选,相关业务由其他副行长分管。

值得注意的是,有业内人士指出:黄金老在履职期间,以职业经理人身份作则,强调“精细化管理”,并认为这对互联金融、O2O等新形态的金融业务也同样适用。黄金老主推的为中小企业提供综合金融服务的“平台金融”和创新产品“年审制”也获得同业和监管部门的认可,有消息称,黄金老的下一站是苏宁金融集团,不排除担任即将获批筹建的苏宁银行高管。目前,苏宁旗下已有消费金融、小贷公司、保理、保险经纪、第三方支付等多个金融牌照。未来随着苏宁银行的获批,苏宁金融集团即将成型。有评论家评论道,这可能是黄金老遭互联金融“挖角”的主要原因。

8月17日,中行原副行长王永利向媒体确认加盟乐视,担任其高级副总裁,负责互联金融业务。他也因此成为从传统金融业离职加盟互联企业的最高级别领导。

此次“跳槽”并非偶然。据悉,在2015年6月一个公开论坛中,王永利曾提到:“在互联金融‘高级版’的探索中,超级金融平台可以进一步与电商交易平台、公共服务互联平台等不断融合,形成‘互联+’强大的互联基础和核心,以及互联经济与社会新生态。”与此同时,乐视布局互联也从2014年开始。乐视COO刘弘曾表示,类似P2P、余额宝货币基金的产品正申请相关的牌照,包括支付牌照也在公司未来的考虑范围之内。上述这些发展领域对于王永利来讲,则是驾轻就熟。同时,王永利在银行系统内的资源颇多。而此时,诸多监管政策均利于互联金融行业发展。另外,2014年王永利深陷“被中纪委调查”风波,再加上在竞选中行行长中失利且连降两级,这似乎成为此次“跳槽”的重要推动力。

据悉,基层员工离职潮在银行业内更加汹涌澎湃。一位股份制银行的业内人士告诉《国际金融报》,虽然高管职位变动的影响比较广泛,但真正的人员流动是在基层,基层员工离职潮从2014年就开始出现,且愈演愈烈,高管“下海”潮则是从2015年开始。其主要有两方面原因:第一,银行业本身发展前景有限且考核愈加严厉,这属于银行内部的体制问题;第二,则是传统银行业正在遭受互联金融等“新金融”的碾压。

上海财经大学金融学院教授奚君羊对《国际金融报》说:“不管是银行高管还是基层员工,他们的‘逃离’都在向外界发射一个信号,银行业的发展前景不被看好,员工开始思考银行业是否有利于他们个人未来的职业发展规划。”

银行需突破体制困局

“银行也是弱势群体,你不要笑,也许未来这句话就变成真的了。”一位业内人士对

2015年3月份,在********的“****时间”中,全国政协委员、建设银行行长张建国提到,现在有钱的大储户都要高价,没钱的贷款者都批银行,所以银行也是弱势群体。这时,与会人员大多都笑了,在很多人心目中,传统银行业虽然因为互联金融的爆发式增长,其强势地位正在逐步减弱,但是远远不能称作为弱势群体。不过,不可否认的是,传统银行业如果不改革,发展路径就会越来越狭窄。

自今年1月1日起,被称为“限薪令”的《中央管理企业负责人薪酬制度改革方案》正式实施以来,首批改革涉及72家央企的负责人,从中报上来看,多家银行的高管薪酬有所降低。自此后,银行高管跳槽的消息不断涌现,很多人猜想,“限薪令”是银行高管出走的主要原因。其实不然,银行业内人士分析称,传统银行高管跳槽并非因为外界所传的“限薪令”,最主要的原因则是传统银行在金融创新领域存在机制和协调方面的障碍,以及银行内部的绩效考核制度。

据了解,当前各家银行的不良贷款压力都很大,虽然没有造成实际损失,但毕竟已经产生风险,而且可能影响到监管评级,会对银行产生隐性损失,下至业务员上至行长被扣罚薪酬,其实是正常情况。虽然各家银行的管理机制不一样,但有的银行扣罚标准严格。

此前,随着不良贷款持续增加,各家银行都在此方面加强了考核。银监会数据显示,2015年上半年,全国商业银行不良贷款余额已经达到1.09万亿元,比去年底增加2493亿元;不良贷款率为1.5%,比去年底上升0.25个百分点。而在2014年底,不良贷款余额和不良贷款率分别为8426亿元、1.25%。今年上半年,全国商业银行新增不良贷款已经超过去年全年。

了解到,银行坏账正在转为考核向员工挤压,员工绩效工资普降,部分银行基本工资也已“停涨”;如果碰上一笔大坏账,人的绩效工资甚至被扣成负数。

不良贷款考核导致的扣罚,已经导致银行业收入水平下降。公开信息显示,多家上市银行今年上半年的人均薪酬水平已经出现明显下降。上述业内人士谈到,按照一些银行新出台的规定,只要经办的贷款出现逾期,或者成为不良贷款,经办人就无法申报新业务,即便申报也难以通过。如此一来,收入水平就会大幅下降。就算是没被要求离职离岗,但继续留下来,也“没有多大意思”。值得注意的是,这种方式甚至成为银行规避风险的一种手段。

奚君羊教授认为,银行高管离职的主观原因是因为高管认为自己所要承担的风险与收益并不对等,接下来这种现象可能会延续,银行已经陷入多重困局。

如何尽快突破体制困局,已经成为银行业迫在眉睫需要解决的问题之一。今年银行曾经掀起混改大幕,但是目前渐无声息,员工持股、引进民营资本等举措能否真正激活银行,一些金融界人士表示质疑。传统银行也张开双臂,试图拥抱互联,但是目前主要是从技术上实现互联操作层面,真正的互联金融产品并未推出,这其中主要是体制和管制的原因。一家上市银行华南分行的管理人士称,一是互联金融产品风险使然,银行高管不愿引火上身;二是互联金融面对草根人群,其资产规模与银行大客户相比只是零头,没有动力去做。

转战金融资产交易市场

高管离职之后去哪里?奚君羊认为,随着“互联+”的风靡,互联金融、民营银行是大多数银行高管的去处,除了丰厚的待遇以外,最吸引人的是一个充满机遇和挑战的新兴领域。的确如此,近两年,一大批银行高管奔赴互联金融业,如平安旗下的陆金所,其常务副总经理陈伟为平安银行原副行长;副总经理兼首席风险执行官杨峻,曾任上海浦东发展银行总行审批中心副总经理;副总经理黄文雄曾任兴业银行广州分行副行长十余年。这些互联金融企业在待遇上更优厚,甚至许以股份期权;在专业上,发挥空间也很大。

但是,值得注意的是,也有一些银行高管转战金融资产交易市场。例如,兴业银行董秘唐斌投奔前海金融资产交易所,职务为总经理。中信银行副行长曹彤在辞去原职务转战微众银行不到一年的时间,又公开确认将转战金融资产交易市场。另外,华润银行前行长宋群也已经低调加盟合众人寿及其股东共同设立的吉林北方国际金融资产交易市场股份有限公司,担任总裁一职。

可以说,除互联银行、P2P平台、布局互联金融的大型企业外,金融资产交易市场正成为银行离职高管的又一去向。

何为金融资产交易?有专家认为,这是一种以互联为基础,为金融资产证券化提供交易平台的新兴现代服务业态,是金融脱媒的创新产物,符合当前“盘活存量,用好增量”的货币政策。

银行系高管转战金融资产交易市场,与目前金融资产的沉淀情况有很大的关系。据了解,从存量金融资产结构来看,除股票、部分债券、公募基金外,约2/3的金融产品在设计时并未附加流动性条款,属沉淀资产。而由金融资产交易平台通过资产证券化手段,盘活存量资产,改善资产负债表,已经越来越受到重视。恰如曹彤在9月21日举行的厦门资产证券化高峰论坛上所言,就信贷资产证券化,目前很多中小银行还没有承销资格;另外,企业资产证券化也会释放出更多需求。除了大投行,市场需要公共平台提供服务,而这正是场外资产证券化市场的机会所在。

“新金融”带来新挑战

传统银行的核心业务无非三个字:“存、贷、汇”,这三叉戟曾经戳中了人类经济生活的痛点,让人们口袋里的钱流通得更有效率。千百年来,人们对于金融的需求从未改变,但是,对于金融服务的需求,却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饥渴。以阿里巴巴、腾讯为首的移动互联巨头正在“创造”需求,进而满足需求,毫无疑问的是,互联金融正在威胁着传统银行业,银行高管下海“新金融”,更看重的是新金融带来的新的机遇和挑战。

中融钱邦总裁陈锦青9月2日在互联普惠金融高峰论坛上表示,互联金融能有成交规模超过10万亿的成就,是时代给予的机遇,是否能够安全有序地延续这样的成就,是时代给予的挑战。

互联金融目前行业发展不规范、“劣币驱逐良币”的竞争市场使得行业中的参与者需要面临的挑战越来越大。“互联金融平台虽然官方定性为信息中介平台,但其金融属性还是首位的。”陈锦青表示,平台业务操作的合规性、金融业务的风控水平、贷后管理跟传统金融机构比劣势还非常明显。因此,互联金融行业的市场定位、专业性是整个行业的难题,这也给传统银行的高管带来一定的机遇和挑战。

对于银行高管转战的新战场——金融资产交易市场,仔细分析可以发现,这是一个需要被细分的市场,在交易品种方面,目前国内金融资产交易市场上主要包括金融资产公开交易业务、金融产品非公开交易业务及其他创新产品、服务。其中,金融资产交易业务主要指金融企业国有产权转让、金融机构不良资产交易等业务;金融产品非公开交易业务主要包括银行理财、信托产品、信贷资产、私募基金、资产支持类产品等金融品种;此外,还包括其他标准化金融创新产品的咨询、开发、设计、交易和服务。正因为如此,奚君羊教授认为,传统银行业的业务类型主要是存、贷、汇,这与金融资产交易有着很大的区别,金融资产交易市场是一个细分市场,就算是熟悉金融机构的银行高管,这也是一个很大的挑战。

true

财经综合报道

国际金融报

report

8055

柏可林摄互联金融这两年发展非常快,未来前景被看好,于是一些银行高管被频频“挖角”。以微众银行、商银行为代表的络银行,以乐视、万达为代表的布局互联金融的大

宝宝健脾吃什么好宝宝不爱吃饭的原因小儿积食的原因

小孩晚上睡觉咳嗽厉害怎么办
汉森四磨汤的主要成分
剖宫产术后长期便秘吃什么
儿童化痰的药哪个好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