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阿里信息网 > 星座

贩罪 第二章 诀别

发布时间:2019-10-12 18:20:58

贩罪 第二章 诀别

“你是来道别的吗?”天一问道。

顾问这时才刚踏入书店,一句话都还没说。不过他对天一突如其来的问题,却是给出了肯定的回答:“呵……是啊,既然你早有预感,我也就无需做过多解释了吧。”

“不就是因为你的疯病痊愈了吗?”天一舔了舔手中咖啡杯的边缘,被烫得够呛,只得再次将杯子放下,用勺子继续搅拌。

顾问无视这句话,接着道:“如今薇妮莎也算成了个zìyóu人,她并不打算回钢铁戒律,想跟我一起走。”

天一也无视对方一本正经的陈述句,自顾自地说道:“曾几何时,某个女人的死,让你变成了疯狂的反社会者,而现在,与另一个女人的感情,又拯救了你。也就是说,你已变成了一个无聊透顶的家伙,就跟每一个参与我的游戏而被杀死的人一样无趣。”

“这是我给你的最后一个计划。”顾问竟然完全没有反驳

,只是把一叠纸放到了天一的桌上。

天一瞥了一眼,纸上的字都是手写的,字迹并不潦草,但有许多涂改的地方,有些字被红笔圈了出来,有些字特地描黑过,许多内容和草图还被杂乱的线连在一起,内容看上去颇为杂乱:“貌似是费了一番心血嘛。”

“用电脑来做的话,有很多文不达意的地方。”顾问回道,“所以还是用了纸和笔。”

天一将那叠纸摆到桌子的一边,接着道:“你应该还有件事要告诉我吧。”

顾问笑了笑。他知道自己删除数据的事情已经被天一发现了,“我老姐,或者说……银影跟你的合作,也到此为止了。我用命运洗掉了全世界范围内关于我们一家的资料,就当是我在逆十字工作的福利吧。

至于银影那边……以现阶段的世界格局来看,银影没有理由继续依附于逆十字,战争结束后,雇佣兵生意还是得接着做下去,总不能树敌太多。”

“哦?‘我们一家’,也就是说,有三个人。所以……你顺手把薇妮莎的资料也给洗掉了是吧。”天一终于喝上了一口咖啡。

顾问依旧不接茬,挺平静地回道:“我在此预祝你成功……去创造一个新的世界,然后就从人们的眼中消失吧,至少在我有生之年。都不想再看到逆十字的出现了。”

“我会尽力而为的。”天一道:“不出意外的话,永别了,顾问。”

顾问已转身离去,只是摆了摆手,便推门出去了。

他才刚刚带上门。天一就放下咖啡杯,从抽屉里翻出一盒火柴来,拿起桌上的那叠纸,放在垃圾桶上面点燃了。

看着细碎的灰烬落下。天一自言自语般说道:“可惜你最后的一次谋划根本没有采用的价值。”他连看都没看,就下了这个结论:“一个不再疯狂的顾问。无法给我一个万无一失的疯狂计划。如今你能想到的,茶仙和寇临哉未必就想不到。所以还是由我来进行这最后的游戏吧。”

天一烧尽了那份计划,吹熄了最后一点火星,拍了拍手和衣袖上沾到的灰,重新舒服地卧在沙发椅中:“对这个充满绝望和压迫的时代来说,死亡才是最适合用于谢幕的旋律,那些已经拥有了幸福的人,就该自觉靠边站着,奏响终曲的舞台上,没有你们的立足之地。”

…………

潜艇中,底层的某个大厅内,伏月打开了周围的同步可视系统,抱膝坐在地上,看着周遭海底的游鱼发呆。

顾绫来到她身边坐下,轻声道了一句:“我要走了,来跟你道个别。”

伏月的视线没有转过去,只是回道:“你说的‘走’,是指永远与逆十字诀别了吗?”其实她也猜到了就是这个意思,因为顾绫并不常待在潜艇上。

“嗯,是的。”

“有什么话要对我说是吗?”伏月问道。

顾绫叹息一声,她一向恬静的神情也有了些变化:“没错,我曾经是喜欢过天一。”她的语气像是在承认一件挺不光彩的事似的。

“曾经?”伏月问道。

顾绫笑道:“对,已经是过去时了。”

“跟我说干嘛?”伏月把脸又往膝盖那儿埋进去一些,“难道你现在喜欢的是我?”

“你可别跟我吐槽啊,我跟我老弟那种级别的拌嘴也不止一两年了,现在跟你说正经的。”顾绫回道。

伏月转动眸子看向顾绫:“好吧……不过,你跟他的事,与我无关,我只想等到天下太平,然后离开逆十字,离他远远的,最好永远别见。”

“难道你很讨厌他?”顾绫问道。

“你不明白的。”伏月回道:“还有,现在明明在说你自己的事,别借机来问我这些有的没的。”

顾绫笑了笑,没有问下去,她接着道:“rì子久了,我越来越确信,他和我什么都不会发生。自从认识天一以来,我就发现他一直在掩饰真实的情绪,他面对任何人都这样,当然也包括我在内。倒不是我有多自恋,认为他对我没有好感就是不正常。只是我感觉,天一似乎把‘情感’这两个字从心里剥离了出去,他的喜怒哀乐,皆非真情流露,他和所有人接触的时候,都在表演,而且这已经成为了习惯。”她望着伏月;“只有跟你在一起时有些不同。”

伏月沉默不语,目光却在犹疑,她脑中闪过了在那个抓着自己领口咆哮的天一,那种失态和落寞的神情。

“我不知道他究竟是怎么回事,但我能感觉到,你了解他,你知道他的故事,你很清楚他为什么会变成这样一个人。”顾绫说道。

“他不付出情感,是因为知道终有一天会失去,仅此而已。”伏月回道,她叹了口气:“其实他情有可原,不过我还是觉得,那是一种自私。”

“那为什么他对你不一样呢?”顾绫问道。

“因为我……”伏月yù言又止:“不说也罢,反正他就是活该,谁要理他。”

“那好吧。”顾绫道:“我想我永远都搞不懂你们俩之间的秘密……呵,世上有些事,不知道答案或许更好。”她站起身来,走出几步,又忍不住回头:“你心里清楚,如果真想离开,你现在就可以走,你只是在给自己找理由留下。”她顿了一下,说道:“既然想留在他身边,又为何不肯迁就他一下呢?”

伏月又不说话了,直到顾绫离开后,又过了许久,她突然起身,快步走向了潜艇的走廊,一路行到了天一的书店所在,她站在门前深呼吸一次,才推门进去。

进门后,她看着办公桌后面的天一,再次平复了一下情绪:“我有话要跟你说。”

天一只是抬起眼皮瞥了她一眼,轻描淡写的道了句:“你走吧。”

伏月一下子呆住了,当她终于下定决心要去答应天一,成为另一名引导者时。却不曾想,一见面对方就忽然十分冷淡地说了这么一句。

“伏月,目前为止,我们的合作关系也算挺愉快的。你在空中花园一战时,还有了超出我预期的表现。这些……已足够了。”天一道:“我想过了,在接下来的行动中,你不再是逆十字必须的人员了。既然你已经拒绝了成为我这样的存在,并且多次表示过要离开,那么……我此刻同意你的要求,你可以走了。不过你得答应我两个条件。”

伏月目视着天一,眼神从惊讶,逐渐变为了黯然,对方已然话到此处,她原先要讲的话,便再也说不出口了,她的神情渐渐冷了下来,挤出一个冷笑来:“那还真是太好了。”她的声音略有些发抖:“说吧,什么条件。”

“首先,我可以告诉你,我的下一个目标是天都。所以第一个条件就是,你离开组织以后去哪儿都行,但别来趟这潭浑水,在此我要提醒你,这次行动中,会死很多‘很多’人。”天一还特意加重了语气重复了一次“很多”。

“哦……那我真该谢谢你的提醒了。”伏月不温不火地回道,“反正我本来就没想过要去那些战争形势复杂的地区。”

“很好。”天一说道:“第二嘛……”他的神情看上去很复杂,但说话的语气却冷酷、凌厉,听上去非常认真:“你以后最好离我远点儿,我不想再见到你那张脸,但你也知道,我懒得刻意去避开你这种微不足道的小角sè。因此,请你以后多注意,哪怕有那么百万分之一的几率,在某条街上看到了我书店的牌子,也请绕着点儿走。”

“呵……”伏月看似冷笑,但她的眼神中,却充满着凄然之sè,“原来就是这条件啊,哼……求之不得。”

天一抬起一条胳膊道做了个送客的手势:“能这么快达成共识真让我愉快,那么……请吧。”

伏月离开了,她也并未做些摔门之类的事,只是那样安静地离去,在她转身过去的瞬间,天一就将视线从她的身上移开了。其实在她进来时,天一就看出了端倪,所以他不得不在伏月开口以前,就说出这些话来,将她撵走。

“或许这就是命吧。”天一直视桌上的电脑屏幕,其屏保就是黑屏一块,这时,玻璃上映照出他的脸,他竟发现,自己的脸上,根本没流露出半点失落的情绪。他看着自己的影子苦笑:“多少年了,最后还是只剩你一个人茕茕孑立,形影相吊。”说着,他愤怒地一挥手臂,将电脑的显示屏扫落到了地上。

临沧好的治性病医院
潍坊性病医院费用
潮州治疗包皮过长方法
临沧哪家性病医院好
潍坊性病医院哪家好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