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阿里信息网 > 娱乐

天才相士 第六百四十九章龙压恒河 下

发布时间:2019-09-24 18:25:03

天才相士 第六百四十九章龙压恒河 下

须发皆白老人身上的气息陡然一出现,便从恒河畔那些聚集的人群中挤出颇多神色不善之人。这些人没有任何犹疑,便迅速扑通扑跃入河水之中。

恒河本就是印度人心中的圣河,这种跳河沐浴的事情经常发生,是以对这些人闹出的动静,恒河畔的围观之人并不觉得诧异。

“龙舟覆灭之时,就是河中沉浸的气运流出之时,等待了这么多年,终于能够让老夫的心愿达成了!”那白发老人朝林白和禅迦二人斗法所在的区域扫了眼后,转头看着紧跟在自己身边的池中物沉声道:“你可将华夏阳中抱阴之象的女子准备好了?”

“在我前往印度的时候就已经带来了!普拉纳布大师,我有一个请求,等会儿请您让我对强弩之末的林白出手,我要用他的鲜血来洗刷之前被他加诸在我身和整个韩国的耻辱!”池中物咬紧牙关,盯着远处林白的身影,沉声道。

普拉纳布闻言一笑,眼中饱含深意的盯着池中物淡淡道:“如果没有你带来的消息,我不可能找到这恒河中的奥妙所在。而且若是没有你的煽动,身为迦利女神传人的禅迦也不可能和林白战在一起,给我们这个可乘之机。所以,我答应你的请求。”

池中物听到这话,眼中阴狠毒辣之色毕现,拳头更是紧紧握在一起。林白在韩国时候做出的一切他至今都没有忘怀,虽然池天一死前曾郑重告诫他,除非有十足十的把握,不可和林白交手,但被仇恨已经冲昏了脑袋的他如何能将父亲的劝告记在心上。

“战吧,战吧!湿婆之眼已经打开,等待你们的就只有不死不休的结局,等到你们两败俱伤之际,便是我出手的时候!这恒河下的一切,还有禅迦你身上承载的印度气运,都将是我普拉纳布的!”普拉纳布双眼之中戾芒毕现,声音颤抖道。

他等待这个机会已经等待了太久,忍耐了这么多年,躲避了这么多年,如今终于看到了希望的曙光,这如何能不让他心神为之兴奋。

而就在此时,林白和禅迦二人的斗法也已经到了千钧一发的境遇。印度古瑜伽术的传承,并不比华夏相术的传承晚到哪里去,其中记载的诸多秘籍均是有不可思议功效,更何况禅迦此时使出的乃是以湿婆愤怒为原型的攻伐术法,威势更是浩瀚无比!

湿婆为印度教毁灭之神,在《梵书》、《奥义书》两大史诗及往世书中都载有他的神话,前身是印度河文明时代的生殖之神“兽主”和吠陀风暴之神鲁陀罗,兼具生殖与毁灭、创造与破坏双重性格,呈现各种奇谲怪诞的不同相貌

据説湿婆最强大的武器,额上能喷毁灭一切神火的第三只眼。在古在古印度的梵文史诗—摩诃婆罗多中记载,湿婆曾经用由第三只眼睛发出的神火毁灭三座在太空中的巨型城堡。在每一个宇宙期之末,湿婆就会张开他第三只眼睛,宇宙中所有天神和人畜都会被他的神火毁灭。

神话传説虽然往往是前人通过夸大现实而获取的产物,但通过这些传説却是仍旧能够想象的到,这些神异能力发挥出来时候,会出现的威能。

“地、火、水、风、空、日、月、祭祀,湿婆八种化身聚!愤怒三眼张开,降下焚烧一切的神火,将阻隔在我眼前的事物尽数消灭吧!”禅迦双眼微眯,盯着林白,喃喃出声。

话音甫一落下,场内的空气顿时冷寂一片。顺着禅迦身躯所在的位置,一股股炽热的暴戾气息朝着林白涌去,仿佛是带着毁天灭地的威势。而且在禅迦身前,这股气息更是仿佛要组成一个如印度教神庙壁画中愤怒湿婆的形状,额头处更是有一团明亮光芒闪烁。

这种诡异莫名的情势,还是林白从出道至今第一次遇到。虽然早在之前就已经预料到,禅迦这个女人的手段绝对不会一般,但林白还是没想到,她居然已经将古瑜伽术发扬到了这样的地步,甚至单纯凭借掌控的天地元气,居然快要凝聚神相虚影。

而且林白感觉,禅迦此时施展出来的这手段完全是那种拼个鱼死破、两败俱伤的法子。愈是暴戾的术法,反噬威能便愈是强烈。这一招使出,不管自己会是怎样的下场,禅迦自己恐怕也不会好过,甚至有可能会让她在古瑜伽术上的修为下降一个台阶!

“我艹,你这个疯女人!我想要恒河下镇压的我们华夏气运,和你守护印度有半毛钱的关系,你要对我下这么狠的手,难不成是你嫉妒嘉尔找到了我这个么帅老公,而你自己没那种本事?”气息扑面欲燃,叫林白心神晃动不安,他不由得勃然大怒,朝禅迦叱骂道。

説着话的功夫,林白紧紧握住河图洛书,催动其中的阴煞气息,想要竭尽全力将被禅迦以湿婆愤怒之眼调动出来的狂暴气息抹平,但却是愕然发现,不管自己如何尽心尽力,却均是无可奈何,这股气息无物不燃,无论是阴煞还是纯阳气息到它面前根本没用。

“镇压在恒河之下的华夏气运?”听到林白的话语,禅迦眉心之间的那团白色炽烈光芒闪烁不定,手上的动作缓缓放慢,盯着林白不可置信道:“难道你不是如池中物説的那样,想要和韩国之行所做的事情一样,要将印度气运引入你们华夏?”

“放他娘的狗臭屁!偷窃韩国的气运,老子什么时候办过这种事情!”林白闻言一愣,旋即便明白了事情的原委,一边竭力躲避湿婆怒眼传来的毁天灭地气息,一边破口大骂道:“我要的是被刘伯温以恒河阴煞镇压的华夏气运,没来由的抢你们印度气运作甚?”

“难道不是?”禅迦此时已经彻底愣住,林白所説和池中物所説的事情完全不同,这一diǎn儿叫她根本无从判断,眼神犹疑不定,盯着林白沉声问道。

“你这个疯女人,居然连池中物这傻逼的话都相信!你也不去打听打听,我林白是不是那种巧取豪夺的人。”此时气息已灼到林白心神,叫他愈发愤懑,怒声道:“依我所看,印度气运应该都承载在你身上,我要是想取走,搞这条恒河作甚,直接对你下手岂不是更便利?”

“难道你不是想要借助恒河这条印度水龙脉,将我体内气运抽走的布局么?”禅迦面上疑惑之色愈发深重,盯着林白喃喃问道。

林白闻言愈发无语,苦笑道:“姑奶奶,你看看这恒河上龙舟布局是什么模样,这是九宫八卦阵,抽取气运的话,我会用这法子?我求求你,赶快收手,别被其他人给钻了空子……”

林白话还没説完,之前跳入恒河中的那些普拉纳布的手下,此时已经攀爬到了龙舟之侧,开始和龙舟上的水手纠缠在了一起!这些水手何时见过这种驾驶,只是片刻功夫,便只见船只在河面上晃动不停,九宫八卦布局刹那间便要破灭。

“xiǎo姑奶奶,你现在可算是看清楚了?到底是我要抢你们印度的气运,还是这些人想要巧取豪夺我们华夏的东西?”眼瞅这自己布局即将落空,林白眉头紧皱,沉声道:“赶快消解这道术法,如果不拦阻住他们,恒河下的华夏气运就要被他们窃走了!”

“湿婆为愤怒之源,愤怒之眼打开后,除非眼前之物尽数消融,否则无法熄灭,我也无法控制这些!”到了此时,禅迦哪里还能看不清楚事情的原委,虽然觉得林白説出来的话刻薄难听,但却也是无可奈何。

林白此时已经完全説不出话了,眼前的这一切让他无法不佩服这女人,不愧是能和贺嘉尔这个迷糊鬼折腾到一起的主儿。物以类聚,人以群分,这种要命的时候,居然给自己闹了这么大个难题,这可要如何是好……

就在此时,龙舟上的那些水手,已然和被普拉纳布带来的人交起了手!虽然这些水手没有一个退退缩缩之辈,但如何是普拉纳布那些人的对手,只是片刻的功夫,龙舟的所属权却是已经快要拱手让人,九宫八卦局也即将告吹!

这一切看的林白心中大急,但无论他手上的印诀如何掐动,也不管自己口中念诵出多少咒语,想要将这湿婆传递而出的愤怒彻底平息,却是根本对这股所谓的湿婆之怒起不到半diǎn儿作用,甚至有将它朝着越来越旺盛的趋势助涨!

“疯女人,你赶紧给我想出来个办法!要是让这股气运被那些人窃走,我一辈子和你没完!”林白恼怒异常,沉声呵斥道,这没头没脑的一场战斗着实叫人气愤莫名。

禅迦眼中神色变换不定,沉吟片刻后道:“这法子乃是借助我体内承载的气运才有的声势,除非你有手段消解掉这些气运,或者我体内的气运再无法承担,否则无法消解……”

消解气运?!林白闻言眼神一凛,而后嘴角露出一抹久违笑意,河图洛书滑落掌心

天才相士  第六百四十九章龙压恒河 下

亳州治疗妇科费用
晋中治疗子宫内膜炎费用
铜陵白癜风医院哪家好
长春华山白癜风医院好挂号吗
北京首大眼耳鼻喉医院看病能走医保吗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